天水市政府信息交互平台 天水政务服务网
当前位置:特区彩票论坛 >> >> 文化名城 >> 故乡情节 >> 正文
树若菩提叶若扇
天水市政府门户网站 特区彩票论坛   时间:17-11-09 11:18:39   来源:天水晚报

  晚秋时,育生巷的张家大院,一片宁静。这所古香古色的民居院落里,那两棵有着150年历史的银杏树,一前一后,彼此回眸,寂静欢喜着。
  从朱红色的大门入,穿过前院的月亮小门,在落尽枝叶的老樱桃树下稍作停留,踩着青石台阶,拐一个小弯,幽静的小三院便正式而简单地接纳了我。我一直喜欢并等待着这种简单。打开生锈的老锁,推开紧闭多年的酱红色油漆门,仿佛早已熟知,又仿佛彼此等待多时,见面就格外亲切温暖。一边清扫一边揣测,揣测若干年前的种种——其实不用,只要一脚踏进张家大院,就知这每一株草木和每一级台阶,都是被故事浸染的。
  那些大小不一的小木格依次空落着。一个简单的笔架和一团皱了的宣纸,几本有关非遗的书籍,封面浸了露水和潮气,软绵地曲卷着,倦卧在栗色的木桌上。桌上的灰尘已有指头厚了。提水拖地、擦桌,细心地摆放物件,从家里吃力地搬来一大袋书籍,那些空白的格子满了,空寂逐渐少去。阿拉蕾给我一盆开得正盛的紫红色小花,小巧精致,来不及问清名字,就欢喜地放在桌上。旋即,小屋便多了一份温暖。黄昏时分,夕阳在高大的银杏树上一点一点坠落,开了灯,小屋就在斑驳的夕照和树叶的暗影中坐落,橘色的灯光透出来,映照着碧青的叶子。黄土小院因为浓密的银杏树荫遮蔽,显得格外湿润,覆着一层薄而浅的苔藓。
  每日清晨,一上班便奔向我的小屋。泡一杯刚在二院竹林摘的嫩竹芽茶,放几粒红枣枸杞。鲜绿的叶芽儿和珍珠般的枸杞在沸水里打着旋儿,浮浮沉沉。透明的玻璃杯恰到好处地映衬着晶莹的一切,心如淡茶,透明清浅。树上的燕雀偶尔飞来飞去,偶有一两枚叶子簌簌而落,园中红梅牡丹,花叶均已凋谢,渐深的秋,就要在这里肆意铺展了。打开电脑,内心空净,并无点滴诗意,遂放一段巫娜的古琴,让那幽远琴声抚过老银杏树的枝桠,小院也顿生出无尽的雅意来。
  我轻轻在院子里踱步,仰头瞭望这棵隐于深院的参天银杏,突然想起“小隐隐于野,中隐隐于市,大隐隐于朝”的句子来。这棵百年古树,身居闹市却藏于古巷深院,多少年来,兀自清守,不浮不躁,不争不辩。春绿夏翠秋黄冬空,结无人知的果,落无人知的叶,自在或寂寞,我不能知。一些高出院落的枝桠,高高在上,俯瞰半个天水城,不知她是否看尽了世事百态,所以得以安然静默,岿然不动。
  晌午临近,小三院开始生动了。
  树上栖息的鸟雀醒来了,唧唧喳喳地唱着不着调的歌。树叶们漫不经心的地落着,像偶尔飞来一只五彩蝴蝶,披着金色的阳光,煽动金色的翅翼,向远飞去了。没有风,叶子的飘落简单而纯粹,只是安静摇曳,沉思,漫不经心地零落。这里,她们是自由的,没有清洁工人把杆捶打,她们想什么时候黄就什么时候黄,想什么时候落就什么时候落,随心所欲地生长开落,无声无息地去留。看着这一片又一片安静生长又陨落的树叶儿,莫名生出一些感慨,原来宿命竟有如此轻巧安逸的美!
  不经意低头俯身,突然发现,不知哪里来的一小簇野菊花,细细地开着几枝小巧的花。淡黄的色泽,花瓣细碎如米粒,被苍绿的小叶子托着,单薄而俏丽。她才是秋天的女子,生得清明爽朗,从容简约。我不禁愕然,这小黄花竟有如此沉静的韵致,我知道,她始终和银杏古树,乃至这所庭院,始终保持一致的沉静、浅淡和清肃。因此,终究不能开口吟诵“战地花黄分外香,不是重阳,胜似重阳”了。
  忽然想起故乡满山遍野的野黄菊,粲然笑开在沟壑山林,还有许多如花一样开落的岁月和故事。可是,那些秋水长天的辽阔和战地黄花的壮丽,到底渐渐远了,远得只能在记忆里搜索或怀念。因此,我的钦慕和追忆也越来越淡了,淡得几近模糊。
  清风再次拂过满树的小秋扇,拂过小黄花小小的身体。原来无论高低,有生命的地方,就一定有敬畏随行。仰望百年银杏浓密的叶蓬,像一个心思灵巧的女子,生动地变幻着她的裙裾,浅绿、葱绿和雌黄,最后到金黄,次第轮回运转,由盛而衰,由枯而荣,多么像人的命运。很多时候,幸福和美都给了这些安守时光的灵魂,在寂寂的默然里,修炼着泰然自若的风韵,任墙外百花野外层林,任世外繁华市井浮沉,谁也奈何不得。
  透过树缝的阳光,小野菊日日单薄而骄傲地开着,不知何故想起了《红楼梦》的顽石和绛珠仙草,因前世彼此结缘,便有了来生的风雨邂逅。这束小精灵,莫非是银杏树百年前的一个缘客,今日赶赴此,陪她共享寂静,同听风雨;也许……我不能想象太多,或者只是两种物象自然的相遇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不是吗?她们相互陪伴,在无人的夜晚或白天,相互倾听,大的高耸入云,小的渺若尘埃,一个展开花容仰望,一个敞开绿叶垂眸。造化给了她们这般奇妙的邂逅,风来,彼此颔首,雨来,彼此安慰,有月光的夜晚,一同细说相逢。
  我俯下身,抚摸小菊花的脸,一丝温凉的香气沁入心脾,悠悠的,淡淡的,低低的。那参入云天的银杏叶,未必能闻得到这低矮的小清香,未必能遇见这美丽的小精灵吧。
  忽然想起一些诗句来,“我想做你身旁的一束木棉,以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”。“佛于是把我变成一棵开花的树,长在你必经的路旁……”,我想,能不能“紧握地下,相触云间”,能不能在最美的时候相逢,都已经不重要,然而,到底,这些都是无意义的。她们如此这般存在着,已然是美而欣然的了!
  天水实力作家
  作者简介
  邢娟娟,笔名涓子,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、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天水诗歌学会理事。有散文、诗歌散见于《中国散文家》《中国诗歌》《诗歌月刊》等多家报刊杂志。有散文获市级大赛特等奖,著有散文集《樱花漫》。
  创作心语
  我始终认为,写作首先是一种自我行为,甚至是一种高级娱乐形式。她不仅仅源于意识和精神,还有更多的生活和阅历。于是越写越觉得内心清明、生活清澈。写作让我遇见另一个更好的自己,在不断的创作中,我窥见了更真实的生活和人生,在现实与想象、情感与理智的撞击里,或泪或喜,或成或败,都是温暖踏实的。于是,我与写作始终保持了一种温暖的情愫,像命运的另一只手,时常抚慰着我的孤独。写作又像一种修炼,一种内心的呼唤、告白和抵达,于繁复嘈杂的人间,让心灵渐渐安顿,惬意安守。 

主 办:特区彩票论坛办公室 
备案编号: 陇ICP备05001007号-1 
地址: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民主西路34号
邮编:741000 E-mail:szfxxb@163.com